客服热线:400-888-8889   |  E-mail:HR@163.com

欢乐彩票

智能灯具 & 产品参数

  • 尺寸
  • 重量
  • 工作频率
  • 传输距离
  • 输入电压

  • 包装内容

  本报北京1月17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孙庆玲)今天,两份出版于1980年的原版《中国青年报》出现在“纪念严济慈先生诞辰120周年座谈会暨严济慈教育思想研讨会”上,并由中国青年报社副总编辑董时赠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中国科学院大学。

  其中一份是1980年2月9日出版的报纸。当天,《中国青年报》头版刊发了我国杰出物理学家、教育家严济慈先生的入党志愿书。在刊发前不久,年近80岁的严济慈被批准加入中国。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王扬宗介绍,“这是他晚年最开心的一件事。”

  严济慈先生在其入党志愿书中写道:“我今年已经七十九岁了,才写志愿书申请加入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我虽已年逾古稀,但是我没有迟暮之感。我争取要做一个员,求得光荣的归宿。”

  当时,有读者来信提问,“一个八十岁的科学工作者为什么要入党?”“为什么要在一些人认为党的威信下降的今天入党?”为回应这些问题,严济慈先生写下一篇《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入党?》,刊发在1980年3月6日的《中国青年报》——这也是出现在座谈会现场的另一份报纸。

  严济慈先生在文中写道:“解放前,我曾怀有科学救国的志愿,认为从事科学研究是人类最崇高的事业。因此,我不问政治,整天埋头科学。但是,欢乐彩票旧社会的现实使我不能实现自己的志愿。解放后,由于社会性质的变化,在党的领导下,科研工作很快就开展起来,并取得较好的成效。工作的实践、生活的比较,使我悟出这么一个道理:实现四个现代化,离不开科学;而科学的发展,离不开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又离不开党的领导。因此说,党的领导是根本。在长期斗争的磨炼、比较中,我逐步加深了对党的认识,因而产生了加入中国的要求。”

  对于读者提出的问题,严济慈先生认为这个提法本身就不大妥当,“因为一个要求入党的人,如果他的动机不是为献身事业,而是视党的威信如何而定,那他不但不配成为一个战士,说得明白点,就是从个人得失出发的投机者。我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我将竭尽所能,为祖国的四化贡献一切。”

  严济慈先生不仅是中国现代物理学研究工作的创始人之一、中国光学研究和光学仪器研制工作的奠基人之一、中国研究水晶压电效应第一人,也是我国杰出的教育家。他于1980年2月出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二任校长,将其视作自己的“掌上明珠”,并为其题词“创寰宇学府育天下英才”。他也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中国科学院大学前身)的首任院长,在《人民日报》上撰文要“为办好研究生院而竭尽全力”,并在93岁时出席了研究生院1993级新生开学典礼暨建院15周年纪念会。

  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侯建国在座谈会上表示,严济慈先生等老一辈爱国科学家、教育家们播下的那颗“教学科研相长”的种子,如今已长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这样的参天大树。“国科大、中科大同根同源,希望两所大学在办学育人实践中不断发扬光大严济慈先生的教育思想和理念,更好地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报北京1月17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孙庆玲)今天,两份出版于1980年的原版《中国青年报》出现在“纪念严济慈先生诞辰120周年座谈会暨严济慈教育思想研讨会”上,并由中国青年报社副总编辑董时赠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中国科学院大学。

  其中一份是1980年2月9日出版的报纸。当天,《中国青年报》头版刊发了我国杰出物理学家、教育家严济慈先生的入党志愿书。在刊发前不久,年近80岁的严济慈被批准加入中国。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王扬宗介绍,“这是他晚年最开心的一件事。”

  严济慈先生在其入党志愿书中写道:“我今年已经七十九岁了,才写志愿书申请加入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我虽已年逾古稀,但是我没有迟暮之感。我争取要做一个员,求得光荣的归宿。”

  当时,有读者来信提问,“一个八十岁的科学工作者为什么要入党?”“为什么要在一些人认为党的威信下降的今天入党?”为回应这些问题,严济慈先生写下一篇《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入党?》,刊发在1980年3月6日的《中国青年报》——这也是出现在座谈会现场的另一份报纸。

  严济慈先生在文中写道:“解放前,我曾怀有科学救国的志愿,认为从事科学研究是人类最崇高的事业。因此,我不问政治,整天埋头科学。但是,旧社会的现实使我不能实现自己的志愿。解放后,由于社会性质的变化,在党的领导下,科研工作很快就开展起来,并取得较好的成效。工作的实践、生活的比较,使我悟出这么一个道理:实现四个现代化,离不开科学;而科学的发展,离不开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又离不开党的领导。因此说,党的领导是根本。在长期斗争的磨炼、比较中,我逐步加深了对党的认识,因而产生了加入中国的要求。”

  对于读者提出的问题,严济慈先生认为这个提法本身就不大妥当,“因为一个要求入党的人,如果他的动机不是为献身事业,而是视党的威信如何而定,那他不但不配成为一个战士,说得明白点,就是从个人得失出发的投机者。我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我将竭尽所能,为祖国的四化贡献一切。”

  严济慈先生不仅是中国现代物理学研究工作的创始人之一、中国光学研究和光学仪器研制工作的奠基人之一、中国研究水晶压电效应第一人,也是我国杰出的教育家。他于1980年2月出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二任校长,将其视作自己的“掌上明珠”,并为其题词“创寰宇学府育天下英才”。他也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中国科学院大学前身)的首任院长,在《人民日报》上撰文要“为办好研究生院而竭尽全力”,并在93岁时出席了研究生院1993级新生开学典礼暨建院15周年纪念会。

  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侯建国在座谈会上表示,严济慈先生等老一辈爱国科学家、教育家们播下的那颗“教学科研相长”的种子,如今已长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这样的参天大树。“国科大、中科大同根同源,希望两所大学在办学育人实践中不断发扬光大严济慈先生的教育思想和理念,更好地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

顶部